8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生产双金属堆焊耐磨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板,复合耐磨板,耐磨复合板和堆焊钢板)企业,复合堆焊耐磨板的硬度、耐磨性能、平整度和卷板变形能力指标等各项指标属于一流。公司具有很强的耐磨复合板的生产和加工加工能力,可以按用户要求加工耐磨衬板、堆焊衬板、耐磨管道、耐磨弯头、耐磨三通、耐磨变径管等,耐磨风机叶轮和叶片、分离器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落煤管、耐磨落煤筒、耐磨料斗和导料槽、螺旋送料器、焦罐耐磨衬板、耐磨溜子等耐磨部件和耐磨衬板。
详细企业介绍
???????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门从事堆焊双金属耐磨复合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钢板,堆焊板,耐磨复合钢板,耐磨复合板)、堆焊药芯焊丝材料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于1996开始专业生产双金属复
  • 行业:金属材料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科学城星火路10号
  • 电话:010-83681452
  • 传真:010-83681459
  • 联系人:王先生
公告
国内最早专业生产碳化铬双金属耐磨钢板,堆焊复合钢板(SWDplate,简称SP) ,双面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复合钢板。公司生产的双金属耐磨钢板,耐磨板,堆焊耐磨板,耐磨堆焊钢板的耐磨层合金含量高,耐磨钢板的平整度高和优异的卷板变形能力。双金属耐磨钢板可以方便地加工成耐磨衬板,料斗,落煤筒,落煤管和导风叶片,耐磨倒锥等耐磨部件。四创华电公司已经在芜湖高新产业开发区建厂专业生产双金属耐磨堆焊板和药芯焊丝,并成立芜湖四创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双金属耐磨板可以加工: 耐磨钢板、堆焊堆焊板、堆焊耐磨钢板、耐磨衬板、复合耐磨钢板、落煤筒、落煤管、落料管、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料斗、导料槽、溜槽、耐磨衬板、磨煤机筒体衬板和各种耐磨叶片。 硬面堆焊药芯堆焊材料(SWD) 双金属耐磨部件加工 北京公司联系方式: 电话:010-83681452 83681453 13701013251 传真:010-83681459 芜湖公司联系电话:  电话:0553-3028851 3028852 15305538130 传真:0553-3028853 
站内搜索

语文

抗战遗迹:守护不可忘却的记忆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1-24   阅读( )  

  遗迹分散是东北三省抗战遗迹分布的一大特点,这些遗迹犹如点点繁星,散落在白山黑水间,给保护带来了不小困难

  今年6月,由“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等15家重要抗战遗迹单位发起创立的东北抗战遗迹联盟成立,目前共有110处抗战遗迹单位加入了该联盟。同时,东北抗战遗迹联盟网站正式启动运行,“东北抗战遗迹联盟成员单位展示”大型展览也同期向公众开放。

  东北抗战遗迹联盟的成立,能否拉开东北抗战遗址集体性保护和推广的序幕,如何才能让散落于辽吉黑的抗日英雄足迹永远生辉?

  “抗战遗迹分散,是东北抗日斗争的真实写照。”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处长王益田认为,“从辽东山区到鸭绿江畔,处处都是抗日游击队和日本侵略者展开殊死搏斗的战场。”当年的东北抗日游击队,游弋于深山老林中,抗战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展开的。

  遗迹分散是东北三省抗战遗迹分布的一大特点,这些遗迹犹如点点繁星,散落在白山黑水间,却给保护带来了不小困难。

  2014年,辽宁省文化厅进行新一轮全省抗战纪念设施、重要遗址的保护和利用情况排查,排查设施遗址200余处。抗战遗址多分布在比较偏远的地区,保护难度较大。以柳木桥抗联密营遗址为例,该遗址是东北抗联的一处重要遗址,对研究东北抗联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但该密营地处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英额门镇柳木桥村东北的大山深处,选址极为隐秘。

  东北抗战遗迹联盟轮值主席、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院长王志强说,国家、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抗战遗址保护工作做得比较到位,列入省级以下文物保护单位的抗战遗址保护还有欠缺,甚至一些战场遗址因地处偏僻,又没有任何建筑物,已经逐渐湮没在人们的记忆中。

  8月15日将以崭新的面貌重新开放的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于1968年由阜新矿务局建立,2007年移交阜新市人民政府。自建成以来,历经40余年时间,未经任何大规模的维修,加之建馆之初建设标准较低,导致纪念碑片帮脱落,遗骨馆狭小、简陋,水、电、暖等配套设施基本没有,遗址多处破损严重。2014年10月3日,习总书记作出批示,要求辽宁省委、省政府和国家文物局迅速落实对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的维修改善工作。纪念馆随即闭馆并立即进行全面的抢救性维修保护。仅用10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各项维修保护工作。

  “为数不少的抗战遗址,具体管理单位和使用单位并没有财力,也没有渠道去争取专项资金。而作为保护主体政府,由于财力等原因,目前还不能做到顾及每个抗战遗迹。”王益田说,近年来各级政府对抗战遗迹的保护和宣传越来越重视,“我们也在不断思考一些新思路使抗战遗迹得到更好的保护”。

  王益田提出“红色旅游+绿色生态旅游”的开发模式,大大减轻遗迹保护所承担的费用负担。比如吉林省长白山区,不仅是杨靖宇战斗的地方,还是旅游胜地。这些战斗遗迹上,我们建立了纪念碑,有的还建立了纪念馆和展览馆。将红色旅游和绿色生态旅游结合起来。“单纯的红色旅游,很难保证遗迹的经费。但保护性开发则可以寓教于乐,还事半功倍,遗迹也很快能为大众所知”。

  抗战遗迹联盟是中国东北地区首家保护研究展示抗战遗迹的区域性民间组织,“虽然联盟还是民间组织,只能通过展览集中展示上线、制作图书、网站等办法来扩大影响力,但平台内各个成员可以资源共享,通过网络平台和活动推广,让抗战遗迹展示活动走进社区、走进学校等,提高大家对于抗战遗迹的保护意识,让更多人全面了解东北地区14年抗战历史。”王志强说。

  将抗战遗址公园的建设与拆危建绿环境整治结合起来,打造一个文化体验、旅游观光、文博展览的文化经济产业带

  走进位于重庆市渝中区的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绿树成荫、环境宜人,不少市民在此休闲观光。背靠鹅岭、面朝嘉陵江的狭窄漫坡上,分布着高公馆、李根固旧居、刘湘公馆、国民参议院旧址、交通银行学校旧址等5组抗战历史文物建筑,集中展示了抗战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金融等各方面的历史风貌。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占地12万平方米,前后连接曾家岩、红岩村,处于重庆抗战文化遗址长廊的中心位置,是重庆首个抗战遗址公园,也是国内首个以主题公园的形式展示历史文化保护成果的公园。

  据公园建设方康翔实业公司副总经理苟毅介绍,公园修建前,辖区内房屋旧址不少被用作居民生活用房和工厂厂房,原有房屋60%以上属于C级、D级危房,74%的家庭处于最低居住保障水平以下,85%的家庭属低收入家庭。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重庆将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的建设与拆危建绿环境整治结合起来,总投入4.6亿元进行拆迁建设,使项目内650余户、2000多居民告别了危旧房,住进了新家园。在旧址修复的基础上,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栽种了香樟、黄桷树等大型乔木灌木,绿地率约60%。“公园通过将沿江堤岸整治、危旧房改造与保护文化遗址结合起来,打造了一个文化体验、旅游观光、文博展览的文化经济产业带。”苟毅说。

  抗日战争时期,重庆是中国抗战大后方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重庆现存抗战遗址395个,涵盖重要史迹、外事机构、军事建筑、名人故(旧)居等11个类别。除此之外,还有92001件(套)可移动抗战文物。“重庆抗战遗址数量多,具有多样性和唯一性,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其广泛分布在重庆22个区县,给保护开发工作带来了一定难度。”重庆市文物局局长幸军说。

  重庆通过集中成片利用、整合对外开放、打造交流平台、开办专题展览等形式,加强抗战文物综合利用。目前重庆已有129处抗战遗址对外开放,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2处,设有专题展览32个。建成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等15家抗战类博物馆,宋庆龄旧居等10个抗战遗址渝台文化交流基地,以及上清寺—红岩村片区等4个抗战文物旅游区,年均接待人数约650万人次。

  南岸区慈云寺米市街龙门浩历史街区现存武昌中华大学抗战遗址群、孙家院子、永兴洋行旧址等大量不可移动文物,在“政府引导、企业投资、整体保护、合理利用”的开发模式下,街区范围内已完成6500平方米文物建筑修缮,并将结合商业、旅游、休闲、文化创意产业等业态,建设文化休闲区域,实现文物的合理利用。在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抗战遗址保护利用方面,重庆还开展“抗战大后方历史研究”,出版《中国抗战大后方历史文化丛书》,武夷滨江公司、康翔实业公司、成都铁路局等共投入2300余万元,参与保护抗战遗址18个。

  此外,在摸清资源情况、明确保护对象的基础上,2014年,重庆市文物部门联合规划部门编制《重庆市主城区抗战遗址定点定位规划》,将主城区314个抗战遗址的位置、保护范围、保护要求纳入城市规划管理信息系统,实行文物保护与城市规划“一张图”管理,实现抗战遗址抢救性保护与常态性保护相结合。今年,市政府又将《重庆市抗日战争遗址保护利用管理办法》列为立法计划,从认定、保护、利用、法律责任等方面加强抗战遗址管理。

  巨幅画面与逼真的塑像有机结合,配以灯光、音响,战斗气氛极为浓烈,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垂柳依依,松柏苍翠,古运河畔,风景如画,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坐落在此,与大战遗址台儿庄火车站隔河相望。

  正值暑期,有父母带着孩子,也有学生夏令营集体到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副馆长李大军介绍,台儿庄大战纪念馆于1993年台儿庄大战胜利55周年建成开放。目前,馆藏文物史料3000余件,自开馆以来,已接待国内外游客2000多万人次,大中小学生600万人次。

  “比如,《血战台儿庄》全景画馆利用绘画、灯光、音响和解说等手段,再现了中国军队在台儿庄以阵地战、运动战、游击战痛歼日军,浴血搏杀,直到取得胜利的历史过程。”李大军介绍,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纪念馆进一步挖掘史料,运用信息科技手段,来展现还原当时的战争场景。巨幅画面与逼真的塑像有机结合,配上特殊灯光、立体音响,战斗气氛极为浓烈,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全景画馆是一个18边形的筒式建筑,高28米,直径43米,建筑面积3100平方米,是全国唯一一座反映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队正面战场的大型全景画馆。

  除了丰富表现手段,纪念馆还组织专业人员面向国内外抢救征集大战文物资料,尤其是远在美国的李宗仁将军的侄子为纪念馆捐赠的李宗仁将军生前文物资料,抗战后代万以淦捐赠的《陆军13军抗战纪实》等绝版资料,极大地丰富了馆藏和展览内容。

  纪念馆不仅是还原历史的地方,更是教育后人的大课堂。纪念馆工作人员积极与苏、鲁、豫、皖等省市的教育部门联系,每年组织大中小学生来馆参观。从今年“5·18世界博物馆日”开始,纪念馆启动了大战故事系列宣讲活动,进校园、进军营、进社区,利用现有馆存历史资料,对学生、军人、普通群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除了继续台儿庄大战常规展览和纪念活动之外,我们还打算在8月15日当天,举办台儿庄大战六十军史料专题展,再现国共两党合作共御外敌的壮举。”李大军说,台儿庄战场的硝烟虽然已经散去,侵略者早被赶出国门,但民族耻辱不能忘,忧患意识不能丢。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才能从容的开创伟大的未来。